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绝代双骄

绝代双骄

一天,文枫又溜进她办公室,见四下无人,就色迷迷地对柔佳道:“到里面来……。”美丽清纯的少妇的绝色娇靥忽地一下羞得绯红,她明白她公公又想和她在那里面的检查室和她行那男女交媾之事,柔佳那一双乌黑清纯的美眸望着她公公那裤子下已高高顶起的帐篷,芳心又羞又怕。羞的是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个老头子的阳具彻底征服……,怕的是在这种地方云雨交合,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当他先走进去后,柔佳只有低垂着雪白的粉颈,含羞脉脉地跟着走进去。一走进去,只见他飞快地脱得精光,挺着阳物走到绝色少妇跟前。

  柔佳的小脸娇羞晕红,转身就想出去,可是刚一转身,就给他从后面紧紧抱住了。柔佳娇羞不安地轻声道:“别……别……这样……,在……在……这里不行……。”只听他道:“别怕,没人知道的……”说着,一双手就握住了柔佳饱满娇挺的柔软玉乳一阵揉搓,那一根昂首挺胸的大阳具坚决有力地顶着柔佳的玉臀。

  由于就是在他的胯下,柔佳失去了处女的童贞,被他大阳具刺得落红片片,也被他刺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清纯秀丽、美貌绝色的俏佳人被他这样一阵挑逗,不禁娇躯酸软,少妇芳心一阵迷乱、酥麻。迷乱中,柔佳忽然感到胸口一凉,他已解开了柔佳的白大褂。

  柔佳娇靥晕红如火,在被强迫挑逗起来的欲火煎熬下,秀美的首娇羞不安地忸怩晃动,终于靠在他的肩膀上,星眸欲醉,双颊酡红。

  男人趁机给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宽衣解带、脱衣褪裙。他脱下柔佳的外套,裸露出少妇晶莹雪白的玉肤,然后解开娇丽女人那娇小玲珑的乳罩,两只柔美怒耸的娇挺乳峰脱围而出,只见乳峰上那两颗娇嫩樱红的乳尖一阵眩目的弹跳晃动。

  他一只手立即捂住一只娇软坚挺的乳房。

  “啊……”一声柔弱的娇吟冲出柔佳的双唇,柔佳在淫海欲焰中忽地感到一只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三角裤中。

  男人又解开了娇柔丽人的裤带,把手伸进了柔佳的大腿根中,在柔佳的下身中摸索着、挑逗着。清纯娇羞的绝色少妇不堪如此狎玩逗弄,那幽暗的三角裤内春露初绽,爱液狂涌。

  柔佳秀美清纯的娇靥晕红如火,娇羞万分,终于完全瘫软在他怀里。芳心娇羞无奈地只有由他在自己雪白如凝脂的娇滑胴体上抚摸,任他在自己的下身中轻薄,而她则美眸羞合,羞答答地沉浸在这销魂的刺激之中。

  文枫把柔佳的三角裤褪了下来,露出柔佳那令人眩目的雪白下体,他的一只手又插进柔佳的下身中,那儿已是一片泥泞。他把这千柔百顺、秀丽清纯的绝色佳人扳下,抱起她柔若无骨、娇软如玉的胴体,放在床上。这时,清丽脱俗的大美人柔佳那冰肌玉骨的雪白胴体已被他脱得精光赤裸。裸裎在床上的绝色少妇那圣洁完美的美丽女体是那样的晶莹雪嫩,浑身玉肌雪肤光洁如丝、细滑似绸。他俯身压住柔佳柔若无骨的精光玉体,柔佳秀美的桃腮羞红如火,芳心欲醉,美眸含羞轻合。

  男人张嘴含住那怒耸玉乳上的一粒可爱乳头,吮……擦……吸……舔……丽人芳心酥痒万分,娇柔的心弦随着乳尖上那舌头的拨动而轻旋飞扬……男人用力分开柔佳紧夹不开的雪白玉腿,柔佳娇羞无限地一点、一点地张开了修长优美的雪滑玉腿。他用手轻轻分开柔佳那细滑微卷的阴毛,巨大的阳具向秀丽清纯的绝色少妇的下身压下去。他先把龟头套进少妇那紧闭滑嫩的阴唇中,套进少妇那嫣红娇小的可爱阴道口,然后一点、一点地顶进去,直到柔佳那娇小紧窄的阴道完全紧紧地箍住了他巨大的阳物。当他硕大的阳物套进柔佳娇小的阴道口时,清纯绝色的大美人柔佳就开始柔柔的娇啼、轻轻地呻吟起来。

  “……啊……啊……嗯……嗯……你……啊……你……啊……啊……”当他深深进入她体内,一根巨大的阳具充实地紧胀着她的阴道时,娇羞清纯的绝色美人羞涩地娇啼婉转。

  “……啊……你……好……大……嗯……”
文枫开始在她娇小阴道内的紧窄玉壁间抽插起来……“……啊……啊……你……啊……轻……啊……轻点……啊……啊……你……啊……轻……轻……一点……啊……嗯……“柔佳丽靥晕红,芳心娇羞万分的娇啼婉转:“……啊……啊……你……啊……啊……你……啊……进……进……去得太……太……深……了……啊……“清丽绝色的丽人娇羞承欢、含羞娇啼。她羞红着脸,娇羞无奈地挺送着雪白柔美的玉体。被男人压在身下的被剥得精光的一丝不挂的圣洁玉体无奈而娇羞地配合着他的抽插顶动。

  在男人凶狠粗暴的进攻下,清纯秀丽的娇羞少妇娇靥晕红如火,星眸欲醉,只见女人那紧紧箍住他阳具的两片嫣红可爱的阴唇花壁随着他阳具的抽出、顶入而轻吐、纳入,一股浑白粘稠、晶莹乳白的玉女淫精涌出少妇的阴道口。

  男人越来越狠地抽插着,越来越深地刺进柔佳阴道的底部……柔佳娇啼婉转、嘤咛声声:“……啊……啊……轻……点……啊……”

  一阵欲仙欲死地男女交欢淫合、翻云覆雨,终于,他的阳具触到了柔佳身体内最深处那稚嫩可爱的娇羞花心,顶进了娇艳丽人那柔软湿滑的子宫颈口,有力地揉弄狎玩着。

  “……啊……啊……”丽人一双雪藕般的玉壁紧紧地箍住骑在她身上的男人,高高扬起细削圆润的优美玉腿,盘在他不停冲刺的股后,少妇阴道深处一阵痉挛、收缩、紧夹、吮吸。本就天生异常紧狭娇小的阴道玉壁内,火热的粘膜嫩肉紧紧缠绕在他粗壮正不断深顶的巨硕阳具上一阵死命般但又美妙难言的紧夹,从阴道深处的子宫泄出了宝贵的玉女阴精……深深插进少妇体内的阳具被少妇阴道深处的痉挛也逗惹得一阵跳动,紧紧地顶住少妇阴道最深处的子宫口,射出了滚烫火热的阳精。

  少妇阴核被他的阳精一激,一阵娇酥麻软,全身汗毛欲立般酥爽万分。

  “哎……”在美貌清纯的绝色少妇柔佳一声悠扬艳媚的娇啼声中一阵男欢女爱终于云消雨歇。从交媾高潮中慢慢滑落下来的娇丽女人娇靥晕红,娇羞无限,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他从少妇那淫精秽物滚滚的火热阴道中抽退出来,一股淫秽不堪的淫精爱液涌出柔佳那粉红玉润的阴道口,顺着少妇柔美娇俏的雪白玉股流下去,流湿了少妇身下的一大片床单。

  男人从柔佳身上翻下来,望着身旁这个千娇百媚、清纯绝色的美貌尤物那娇羞晕红的美丽娇靥色迷迷地问道:“怎么样?……舒服吗……?”

  问得柔佳貌美如花的绝色丽靥晕红如火,娇羞万分……充满征服感的男人依然不依不饶地问:“这次怎么样?”柔佳只有羞答答地道:“嗯……,你……你……进……进去的……好……好深……。”他又问:

  “那舒服吗?”美貌绝色的娇丽女人娇羞无奈声如蚊鸣地道:“很……舒……舒……服……”,说完,娇羞无限地低垂下雪白优美的粉颈,把一具洁白耀眼、柔若无骨、一丝不挂、雪白美丽的圣洁玉体埋进他怀中。

  文枫怀搂着柔佳那娇软绵绵、光滑滑的玉体休息了一会儿。就在这时,柔佳在医院里最好的朋友雅君来看她,一见外间无人,正准备离去,听见里面有响动,就走进来一看,正好看见床上这对男女正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秀美清纯的柔佳正含羞脉脉地把玉首埋在一个中年人的怀里,而此时,这两个刚从疯狂交媾合体的高潮滑落下来的男女正沉浸在高潮后懒软娇酥的气氛中,没有发现探了个头进来的雅君,雅君当时就羞红了脸,芳心乱跳,退了出去。
雅君身边,柔佳正娇羞无限、不知所措,一对雪白饱满、柔软娇挺的乳峰傲然挺立…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两只含羞带露、娇软可人的乳峰顶端,一对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玉乳乳头就象冰雪中含羞开放的花蕊,迎着男人充满欲火的眼光含羞绽放,微微颤抖……柔佳羞红了脸,娇羞无限,不知该怎么办,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自己饱满娇挺的玉乳,就已被他一口含住了一只饱满的乳峰,令柔佳不由得娇羞万般……柔佳双颊潮红,香喘息息,一想到自己马上要被他插入、抽出、而自己也会挺送迎合、缠绕紧夹,娇啼婉转,柔佳更是丽色娇晕,娇羞无限,美艳不可方物的多情清纯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地含羞脉脉,不知所措。

  可是,出乎柔佳的意料,文枫竟从柔佳一丝不挂的娇软玉体上翻下来,侧躺在柔佳身边,一只手在柔佳羊脂白玉般光滑玉嫩的雪肤上轻柔地抚摸着,另一只手绕过少女浑圆细削的香肩,将柔佳那仍然娇柔无力的赤裸玉体揽进怀里,同时,抬起头紧盯着柔佳那清纯娇羞的美眸,一看就是几分钟。

  想到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美女,国色天香、温婉柔顺的绝代尤物已被自己彻底的占有和征服过,文枫不禁飘然欲醉。

  柔佳那俏丽的小脸早就已经羞得火红一片,美丽多情的大眼睛娇羞万分地低垂着,不敢与文枫那色迷迷而又带有嘲弄的眼神相碰。

  望着怀中这个小鸟依人般的绝色美女那吹弹得破的绝色娇靥上那一片羞红如火的艳霞,那一副楚楚含羞的醉人娇姿妙态,我心中不禁又是一荡,我俯首在她玉美玲珑的耳垂边低声说:“佳佳,我的小宝贝”

  柔佳美丽的脸羞得更红了,迷离的眼睛越望越低。

  “柔佳,佳佳,小宝贝”

  柔佳无奈地张开乌黑的眼睛困惑而娇羞地望向文枫,一望之下,又不禁连耳根子都羞得通红,乌黑清纯的大眼睛又赶快闭上,真的是娇羞无伦。

  文枫越想越得意,轻声说道:“佳佳,你真的好美!”柔佳一张俏脸羞得越来越红,小脸也越来越烫,芳心娇羞无奈。

  只听文枫又道:“佳佳,你开始怎么那样怕,后来却又很配合我呢?雅君的失身可有你一半的功劳啊!”

  柔佳顿时羞不可抑,连洁白玉美的粉颈也羞得通红了,芳心又羞又气,也不知是生文枫的气还是生自己的气。那本来如小鸟依人般偎在文枫怀里的一丝不挂的娇滑玉体一阵忸怩挣扎,就欲翻身下床,文枫一面说对不起,一面箍紧手臂,柔佳怎么也挣扎不脱,再给文枫用力越搂越紧,一股男人的汗味直透瑶鼻芳心,柔软的玉体又酸软无力了,她不但无法挣脱,柔若无骨的玉滑胴体反而被文枫越抱越紧。被男人这样有力而火热的一阵搂抱,柔佳的芳心又是轻颤连连,终于放弃了挣扎,一片娇羞无限,含情脉脉的样子。

  一个清纯娇羞的少女总是对自己的第一次开苞破身、云雨交欢有着难以磨灭的眷恋,同时也对干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第一个跟自己交媾合体的男人情深款款,哪怕文枫开始时是霸王硬上弓,强渡“玉门关”,强行奸污淫合 .但只要男人让她尝到了男欢女爱的销魂高潮,淫爱交欢的肉欲快感,清纯娇羞的少女就会永生难以忘怀。

  柔佳现在就处于这样一种即矛盾又复杂的心情中,羞羞答答地任文枫把自己柔软雪白的玉体越抱越紧。不一会儿,文枫见她停止了挣扎,就又在她耳边低声问道:“佳佳”,“嗯”,一声娇羞而轻如蚊鸣的轻哼,她总算开了口。

  “佳佳,刚才我用手指插入你体内舒服吗?”

  柔佳顿又羞得俏脸通红,芳心娇羞无限,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好含羞不语,粉颈低垂,看着她那副楚楚可人的娇姿美态,文枫更是得势不饶人,“说嘛小宝贝,舒服不?。”

  柔佳一张俏美如花的绝色娇靥羞得越来越红,还是欲语还羞。

  文枫见她含羞不答,又欲挣扎起身,连忙用力紧紧搂住。
当她静止下来时,文枫那只本在柔佳雪白柔软、娇滑玉嫩的细腰上抚摸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游走起来,他的手沿着柔佳洁白平滑的小腹向下滑去,很快就伸入 ,“茵茵芳草”之中。文枫的手指温柔地捻搓着少女纤细疏淡、柔软卷曲的柔柔阴毛。随着我的抚摸揉搓,柔佳芳心不禁又羞又痒,那还没完全平息下去的肉欲淫火又冉冉上升。文枫感到了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那微微的轻颤和全身玉体的紧张,他高兴地一低头,就含住了少女的稚嫩椒乳吮吸起来,牙齿更是连连轻咬那粒玲珑剔透、娇嫩玉润的可爱“樱桃。”

  少女被文枫一阵侵扰撩拨,一股熊熊的欲火又不由自主地燃了起来,那下面娇嫩的“蓬门玉壁”又有点潮湿了。

  柔佳秀美的俏脸潮红阵阵,细滑玉嫩的雪肤越来越烫。少女芳心娇羞无限,不明白一向端庄矜持的自己怎么会一直燃起熊熊欲焰。难道自己真变成了书中所说的淫娃荡妇?少女芳心又羞又怕,可如兰的鼻息仍随着文枫的爱抚而越来越急促、低沉。正当她又欲念如炽的时候,文枫却停止了抚摸,抬头盯着柔佳那已蕴含着浓浓春意的美眸。

  柔佳娇羞不胜地望着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芳心楚楚含羞,不知道文枫又要干什么,哪知道男人又低声问道:“佳佳,小宝贝,舒服吗”?。

  柔佳俏丽的小脸顿时羞红得就象初升的朝霞,丽色娇晕忸怩,明艳不可方物,鲜艳柔美的香唇欲语还羞,少女又深深地低垂下粉颈,不敢仰视。文枫见她那欲语还羞的楚楚可人的神情,知道还得“加火”,他重又埋头“工作”,文枫一只手握住柔佳饱满怒耸的玉乳揉抚着,用嘴含住柔佳另一只玉美光滑的柔软椒乳的乳尖轻柔而火热地撩拨着那越来越硬挺的少女乳头。

  另一只手轻抚着清纯秀丽、娇羞可人的少女那柔细卷曲的阴毛,插进柔佳下身。四根粗大的手指顺利地插进柔佳下身已开始湿润淫濡的玉沟,在那温润娇滑、淫濡不堪的柔嫩“花沟”中轻刮柔抚。随后,更把两根手指捏着阴唇顶端那艳光四射、柔美稚嫩的含羞阴蒂挑逗,另二根手指顺着那淫水泛滥的“羊肠小道”插进了柔佳那虽然已有分泌物淫润但还是紧窄娇小的阴道,一阵淫邪的抽动、刮磨。

  直把柔佳撩逗得欲火如焚,一张俏美艳丽的小脸烧得通红,急促的鼻息已变成了婉转的呻吟“唔…唔…唔,唔…你唔…唔…你嗯唔…唔…你。嗯唔”

  由于已经多次云交雨合时尝到了甜头,当又一次更为汹涌的肉欲狂涛袭来时,柔佳没有再试图反抗挣扎,而是轻启朱唇,娇羞而饥渴难捺的娇啼婉转,无病呻吟起来。

  正当柔佳再一次沉伦在淫欲肉海中饥渴万分时,文枫又一次抬起头,把嘴印上了清纯可人的少女那正娇啼呻吟的鲜红樱唇。“唔”,一声低哼,由于纯情处女本能的羞涩,柔佳娇羞地扭动着玉螓,不愿让他轻启“玉门”,男人顽强地追逐着柔佳吐气如兰的甜美香唇,终于,文枫把她的头紧紧地压在枕头上,把嘴重重地压在了柔佳柔软芳香的红唇上。

  “嗯”的一声低哼,柔佳羞红着娇靥,美眸紧闭,感受着男人浓郁的汗味,芳心一阵轻颤。

  当他富有侵略性的舌头用力地顶开柔佳柔软饱满的鲜红朱唇时,清纯可人的俏丽少女只好羞羞答答地轻分玉齿,让文枫“攻”进来了。文枫卷吸着柔佳那甜美芳香的兰香舌,少女的小丁香是那样的柔嫩芳香,腻滑甘美,男人忘情地用舌尖“进攻”着、撩逗着。柔佳羞涩而喜悦地享受着那甜美销魂的初吻,柔软嫩滑的兰香舌羞答答地与那强行闯入的“侵略者”卷在一起,吮吸着、缠卷着。

  一阵火热缠绵的香吻,柔佳挺直娇翘的小瑶鼻又发出一种火热迷人的娇哼,“嗯嗯嗯。”热吻过后,我从柔佳香甜温润的小嘴中抽出舌头,又盯着柔佳娇羞欲醉的美眸问道:“小宝贝,舒服吗?。”

  柔佳的俏脸又羞得通红,欲语还羞正又要低下头,避开男人的纠缠,文枫已一口就堵在柔佳柔软鲜美的樱唇狂吻起来。

  这一吻,直把柔佳吻得喘不过气来,芳心“怦、怦”直跳,即喜还羞。再加上文枫的两只手还在柔佳的酥胸上、玉胯中疯狂挑逗、撩拨,美丽清秀的少女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的冰肌雪肤兴奋得直打颤,下身玉沟中湿濡淫滑一片,一双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娇羞地紧夹着那只在她下身玉胯中挑逗、撩情的大手。

  当柔佳又一次欲火焚身、饥渴难捺时,文枫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柔佳犹如高楼失足,那全身如火般的滚烫和酸酥令她不知所措地焦急不安。他又一次抬头盯着清纯可人的美丽少女那困惑的大眼睛问道:“舒服吗?。”

  柔佳又羞又急,芳心一阵气苦,被文枫这样百般撩逗起万丈欲火,却给吊在半空。楚楚可人的清纯少女娇羞无限,但也知道如不回答我,还会这样继续作弄自己。

  只见柔佳低垂着玉洁雪白的粉颈,一张吹弹得破的娇嫩丽靥羞得通红,只好娇羞无奈地轻吐朱唇,“嗯舒,舒服。”

  听见柔佳这样娇羞无限、细若蚊声地说道,文枫欣喜若狂,知道自己将再一次征服这个千娇百媚、温柔婉顺的清纯美女于胯下。

  文枫又得寸进尺地道:“是以前我用大肉棒插进你身体内的时候舒服,还是刚才我用手指舒服?”

  这个令人羞耻的问话顿时把柔佳秀美的小脸羞红得不能再红了,楚楚可人的少女芳心娇羞欲泣,恨不得立即钻进身边雅君的被窝,可是却又被我紧搂在怀里,躲无可躲,而且为了浇灭心头那酥痒难捺的肉欲淫火,她又只好细若蚊声、羞答答地道:“是…是是以以前那…那样…舒…舒服。”

  话一说完,连耳根子和雪白的玉颈都羞红了,文枫暗暗高兴,望着楚楚可人的少女那清纯娇羞的绝色娇靥,他一低头,含住柔佳那正发红发烫的柔软晶莹的耳垂一阵吮吸、轻舔。

  娇羞万分的少女芳心又是一紧,异样的刺激令她全身汗毛发竖,“唔”,又是一声娇羞火热的呻吟,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我又在她耳边低问道:“以前那样是怎样?”

  楚楚可人的少女娇羞地嘤咛一声,秀美的桃腮又是羞红如火,只好又娇羞无奈,含羞欲泣地轻声道:“以以前,你你的大肉棒插插进我我体内的”

  后面几字已低如蚊声,听不清楚,少女羞得恨不得立即冲出屋去。

  可文枫还不罢休,又问道:“佳佳,还想不想要”?

  楚楚动人的清纯少女再也忍不住,因为她本就是一个气质高雅、清纯如水、冰清玉洁的纯情美女,虽然不久前已被迫和文枫合体交欢、行云播雨,被文枫奸淫强暴,破身落红,但怎么也羞于开口叫文枫颠鸾倒凤,主动提出行房淫乐、交媾做爱 .更不要说自己最好的朋友雅君就在身边,如果自己提出主动,以后还不要被雅君羞死。

  只见柔佳一边含羞欲泣,眼泪在美丽的眼睛里打转。一面堵气似地说道:

  “想,又怎么样?不想,又怎么样!要不是我刚才故意没关上门的保险,你能进得来吗?刚才,你只知道和雅君欢爱,是不是有了新人就忘了原来的旧人”,一说完,委屈无限,再已忍不住‘呜’地一声,两行珠泪夺眶而出。一面用羊葱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着这个欲火攻心的男人那宽厚的肩膀。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二百万的公主 下一篇:太古精魂隐迷城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